年月

當前位置: 首頁>新聞資訊>氣象新聞>要聞播報

拐子湖氣象站:扎根沙漠深處 代代初心如磐

來源:中國氣象報   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28日08:27
分享到:

  中國氣象報記者 余亞慶 王晨 通訊員 王毅 劉毅

  拔地而起的兩層現代化小樓與院內綠柳胡楊整潔清爽,樓后四臺風能發電機與院內的太陽能光伏電板隨時待命,捕捉氣溫、氣壓、輻射等要素的現代化觀測儀器穩定運行,蔬菜大棚、禽類養殖區、文化長廊、運動休閑區也為院內增添了幾許生機,而院外則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沙漠。

  這里是位于內蒙古阿拉善盟的巴丹吉林沙漠深處的拐子湖氣象站。這座始建于1959年的國家一類艱苦臺站,是我國僅有的兩個沙漠腹地氣象觀測站之一。這里常年干旱少雨,自然環境惡劣,被認為是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。但有一群人始終堅守在這里,用60載時光詮釋著氣象工作者的初心使命、堅守擔當。

  

  20世紀50年代來到這兒的楊福成,經歷最痛的事,是兒子的離世。孩子4歲的時候鬧肚子,當地治,沒條件;出去治,來不及。“我得到電報,第二天回去時,孩子就沒了。”楊福成的眼眶內,淚水一直打轉,“沒有照相館,孩子都沒留下一張照片。”

  水發黃,苦澀,含氟量嚴重超標;澆樹,有時都把樹澆死了。王文華60年代來到站里,說到這讓人惱的井水,直搖頭:“打井,沒有石頭砌,就用干柴圍起來。柴火泡爛了,水也變質了。”

  20世紀70年代,胡彥榮來的時候,拐子湖連一棵樹都沒有,滿眼不見一點綠。想吃綠色蔬菜就更難了,頓頓都是土豆和洋蔥頭。那時,還沒有像樣的路,當時的“路”,被稱為“搓板路”——累腳、費鞋、耗時。

  進來難,出去更難。騎上駱駝走好幾天,眼前還是一片大漠!白天吃點干糧,晚上就挨著駱駝睡在戈壁上,醒來,半個身子已經埋在沙里。郵局的人騎著駱駝來送報送信,10天一趟;趕上天不好,一個月才來一次。1975年,站上的張興收到一封信,得知繼母去世,一推日子,已是半個多月前的事了。

  通信設施的落后,不僅在空間上阻隔了親情,也加重了工作負擔。站上的人使用手搖發電機發報,每小時觀測一次,趕上刮大風信號不好時,就不停地發,大家稱為“盲發”。“不知道啥時候能發出去,也不知道對方啥時候能收到,就是一個勁地發、發、發,對方收到了這邊也不知道。”

  站上終于有了一輛解放牌汽車,是在20世紀80年代。有著30年工齡的劉天寶說,有一次,車壞在路上,只能步行。為了能給職工們順利采購到生產生活物資,他們堅持走了近20個小時。“后來累得腿上一點勁也沒了。連個小石子,都能把你絆倒。”

  由于環境惡劣,上世紀90年代初,蘇木政府搬遷,學校、衛生站、郵局等都撤走了,拐子湖唯一的小商店也關閉了……人也都走了。剩下站里的人面面相覷,臉還是熟悉的那幾張臉,剩下的除了空曠、沉寂,還有不關門的氣象站觀測場。

  1996年,巴音那木爾服從組織安排來到拐子湖氣象站工作。有一年冬季的一天,氣溫-30℃,七八級的寒風吹得人骨頭疼。采購蔬菜的生活車擱淺在返回途中,柴油被凍住了。作為司機的巴音那木爾獨自在戈壁灘上找了一個坑熬過了不眠之夜。他把一切能燒的東西都燒了,強烈的求生欲與責任感支撐著他挺過了殘酷的黑夜。挨到天亮有車路過時,他的手腳已凍得僵硬了,話也說不出來了。即便是這樣,他依舊找來工具烤化了柴油,將滿滿一車大家用來過冬的蔬菜送回到站上。

  

  2002年,李福平歷經了8天的行程,來接任站長一職。來時,拐子湖剛好連刮了3天沙塵暴。他都沒走大門,直接踩著厚厚的沙堆,從圍墻上跨了進來。

  這人是誰?大家上下打量著也沒個答案。李福平拿出任命書,宣讀了自己的任命。

  當時拐子湖的環境,跟建站之初變化不大。站里的每一把鍬上,都刻著職工的名字,出去干活時,就把自己的鍬拿上。李福平來后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帶大家連著清理了兩個月的沙子。

  在拐子湖氣象站工作的同志外出回來時都會帶很多藥。因為他們心里很清楚,在這里即便是小病都可能危及生命。

  2003年6月,李福平的腳被毒蜘蛛咬傷了。當時正是自動站建設施工的關鍵時期,時間緊、任務重,全站職工都鉚足了勁。李福平硬是拖著受傷的腳,和全站職工一起挖粗沙、掃石子、和水泥、卸紅磚。最后他的腳腫得鞋都穿不上了,傷口開始化膿。同志們勸他趕緊出去治療,他總是說“不礙事”,第二天光著腳又帶領大家投入到勞動中。一個月后工程結束,他去銀川看病,醫生用了兩個多小時才把傷口處理干凈,還說再晚幾天這只腳可就麻煩了。

  2010年,拐子湖氣象站綜合改造竣工:一棟漂亮、整潔的800平方米辦公及住宿樓建起來了;80多公里筆直的柏油路貫穿南北;新建的60千瓦風光互補電站,滿足了站內工作和生活用電;新修的蔬菜大棚、新打的深水井、新建的燃油鍋爐,讓大家吃菜、用水、取暖、洗澡不再發愁;電視、電話、閱覽室、活動室及交通工具一應俱全。國家還將艱苦氣象臺站津貼標準提高了八倍。

  三

  拐子湖氣象人的生活條件雖然改善了,但艱苦的工作性質和艱苦奮斗的精神依然沒有變。最近四年里,每年都會有新入職的氣象職工去拐子湖學習鍛煉,性格爽朗的李曉雪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李曉雪是個“氣象三代”,爺爺和父親都是阿拉善盟的老氣象人,她從小就知道氣象工作最講究時效性。“整點觀測發報是鐵律。每當刮風下雨的時候,普通人往家里跑,氣象人要往外面跑。”李曉雪說。

  2015年從蘭州大學畢業后,李曉雪毅然選擇回到家鄉,傳承父輩的氣象事業,首站便被送到拐子湖實習了三個月。“第一眼看到門口佇立的‘堅守’二字時,我還無法體會其中的含義。待了一段時間后,我才真正感受到前輩們的艱辛。”

  如果沒有拐子湖氣象站,相當于在我國天氣氣候上游出現了一個監測空白帶。這里還承擔著為航天飛船發射等國防事業采集氣象數據、提供國家氣象信息交換等任務。

  得益于自動化設備的建設與應用,拐子湖氣象站的人工監測頻次已經從每天8次減少到5次。工作之余,最重要的任務還是除沙。和以前不同是,拐子湖有了鏟車,效率大大提高。其余時間,李曉雪和同事們還要打掃狗窩、清理兔舍、翻地澆水。

  和外面精彩的世界相比,拐子湖最大的“硬傷”是寂寞。李曉雪剛來的時候覺得新鮮,沒過多久就開始想家了。“晚上去采集數據的時候,一個人置身黑漆漆的沙漠里,既孤獨又害怕。”

  蘇力2018年大學畢業后來到拐子湖氣象站。報到那天,媽媽送她來到站上。傍晚,母女倆圍著氣象站轉了好幾圈。媽媽終于忍不住了:“姑娘,咱們還是回去吧,換個工作。”

  “媽,您看到了門口‘堅守’兩個字了嗎?以前在學校時,就聽說過拐子湖氣象人的故事。現在我來了,不能拖后腿、當逃兵。”

  “其實這里也沒有想象中那么艱苦,這不是還通水、通電、通網嘛,也就是人少了點兒。”蘇力安慰媽媽。

  很快,蘇力適應了站里的生活,收起漂亮的裙子,置辦了兩套迷彩工作服,開始了監測、發報、保障服務等工作。每一次沙塵天氣過后,掌握了鏟車駕駛技能的蘇力都要和大家一起清沙。

  今年是拐子湖氣象站建站60周年。60年一甲子,拐子湖氣象人就是在這“死亡之地”上守衛初心的。在他們的心里始終有一個聲音:服務國家和人民,拐子湖的氣象觀測工作必須要做,而且要做好,因為這是使命。

  (來源:《中國氣象報》2019年10月28日一版 責任編輯:張林)  

分享到:

  精彩熱圖

群英会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快乐10分助手下载卓安卓 云南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300期 幸运28 永利棋牌 下载 体彩海南环岛赛 刮刮乐有中大奖图片 国际开户自助领取彩金 黑龙江11选5一定年 四川金七乐开奖公告 体育彩票几个号算中奖 快乐双彩昨天晚上开奖 49829原创5尾中特 股票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依据 中超预备队联赛 四海龙王捕鱼游戏机